御寺·全球领先的二手名表回收综合服务商,二手手表回收价格行情咨询及评估鉴定网站!
收藏本站  |   淘宝店铺    

官方电话

主页 > 原创精选 > 慷慷专栏 >

联系电话:400 688 3665

评估鉴定:13601844775

总部地址:上海徐家汇肇嘉浜路飞雕国际大厦1701室 位于上海四大城市中心:徐家汇核心CBD.交通便捷,毗邻美罗城.港汇恒隆广场乘1、9、11号线徐家汇站14号口

评估师微信
微信二维码

也许是最好的计时表:朗格“大头”

本文作者:御寺KK 发布时间:2018-09-26 阅读量:


 ▇ 如果是用笔写在纸上,怕是早就完成了这篇小文了。键盘代替了纸笔,便捷的同时,少了落笔无悔的那份果断。常常是敲了一段话,一个回头就全部删除了,似乎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。腕表,作为一种守着几百年传承的文化,却在这样一个时代被世人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。从某一个侧面似乎映射着人们对逝去的美好时代的一种追忆。
Philippe Dufour对Datograph的评价之高,超乎我的想象。他说,这话从一个汝拉山谷的人口中说出可能有些奇怪,最好的计时表是德国做的,它就是Datograph。然后,更多的时候人们在评价一块表的时候是看它的市场表现。但我是一个爱好者,表买来是要戴的,所以首选自己喜欢的,而不是市场喜欢的。Datograph从1999年面世直到2013年,不间断的生产,给整个市场一种数量巨大的感觉,所以二手市场的表现很一般。这倒是给爱好者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——以一个不错的价格找到一块全新或者品相很完美的Datograph。
思念是一种病,得治。在见到Datograph的那一刻起,就认定它是必须买的一块表。Datograph是我最早喜欢上的朗格,却是最后到手的一块朗格。Datograph用德语念出来就是“大头格拉夫”,我也因此一直叫它“大头”。大头,在一些人眼里过厚。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,12.8mm的厚度,相对39mm的表径而言确实显得比较厚重。但是考虑到德国人做事的习惯,这一切又似乎很合理。在瑞士尽力去用一个零件实现几个功能的时候,德国人在用多个零件去实现一个功能,然后把几组零件组合起来,目的只是让结构变得更可靠。在两种设计理念中,我没有什么倾向,我很享受两者带来的不同感觉。如果觉得大头确实厚重的无法下手,1815 Chronograph是个不错的选择,少了大日历这组机构,整个表的厚度降到11.5mm。但是下手之前要过心理一道关口:我买的是不是大头的简化版。
Philippe Dufour的大头,是红金配黑面,被大家昵称为Dato Dufour。我承认,红金黑面是个极佳的颜色配搭。从Dato Dufour优雅的美到铂金大头冷峻的美,这中间的思想斗争很是折磨人,最终还是选择了铂金大头。
在谈起大头的时候,大家通常的关注点在它那动人的机芯上,然而,最初吸引我的还是它的正脸。秉承我一贯的原则,只有长的好看的表才配一个美丽的机芯——选表首先看外观。大头表盘的立体感非常强,计速圈刻度和A.Lange & Söhne字样沿圆周布置在表盘的外缘,Logo在整个盘面上完全没有喧宾夺主的感觉。计速圈内是凹陷的分秒盘,上面是立体的罗马字和条字组成的时刻度。因为盘面空间的关系,只有II、VI和X点位置采用了罗马字,其余位置用条状时标表示。小秒盘和累计分钟盘选用了略微泛黄的银灰色,与整个表盘的黑色形成鲜明的对比,使得整个表盘具有极强的可读性。而罗马字的使用,也使整个表盘在颇具现代美感的同时也多了几分历史感,表盘内容显得很丰富。
再细看整个盘面,均布的不单单是三个罗马字,能组成等腰三角的还有小秒盘、累计分钟盘和大日历窗。金镀铑的剑型时针与分针,与盘面的底色对比鲜明。这里,如果时针分针采用实心的设计,会显得指针很笨拙,把指针做成夜光是个巧妙的解决方案,尽管夜光的功能性有限。18,000次/时的摆频,在现代表里面已属少见的“低频”。也正是这个低频,使得在启动计时的时候,细长的秒针在盘面上跳动充满慢节奏的悠闲姿态。
翻过腕表,立体感极强的机芯异常抢眼。少了四分三夹板,雕花的摆夹板和黄金套筒依旧展示着强烈的德国元素。而螺钉摆轮、宝玑游丝、鹅颈微调这些传统元素一应俱全。计时机芯一直是各家展现自己艺术感的一个重要舞台,同时也是手表玩家重要的可以玩儿的机芯之一。计时机芯因为有各种簧和杆的存在,充满了复杂的曲线,或优美或硬朗,成了装饰机芯的一个重要组成。而采用水平离合器的计时机芯,更是给玩家和腕表之间提供了一个互动的平台。从结构上来说,垂直离合器是一个结构更简单更高效的设计,但是因为动作幅度和方向的原因,按下启动计时按钮的那一刻玩家少了很多乐趣。大头的机芯差不多最大程度的把各种乐趣都展现在眼前,毫不遮掩。

朗格似乎对一切都追求极致,启动/停止按钮和复位按钮的手感那种丝般滑顺的感觉让人难以忘怀。2013年的WW(钟表与奇迹展)上见到花甲之年的制表师Manfred Weber,当时他正在装配大头。少了蓝宝石镜面的阻挡,零距离接触大头的机芯,是一个愉快的经历。仅剩的两个德国银小夹板饰以格拉苏蒂纹,倒角做了完美的抛光。几个杆件也做了倒角抛光处理,即使是尖角位置也同样完美。启动/停止杆簧以拉丝工艺处理,而复位杆簧则以镜面抛光工艺处理,给机芯增添不少观赏乐趣。 
从机芯的设计,到零件的打磨,到制表师现场装配,无处不流露着朗格对传统的尊重和传承。